視頻|與世界對話⑦|盧基揚諾夫:中俄攜手很重要

看看新聞Knews綜合

2019-09-25 00:51:08

編者按:70年前,新中國成立時,世界有疑慮也有期待。70年后的今天,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各國的利益從未像今天這樣深度融合。


《與世界對話》專訪全球多位名人政要和各領域專家學者,共同探討崛起的中國如何與世界其它國家一起面對挑戰。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左)盧基揚諾夫(右)


過去百余年,蘇聯是對中國影響最大、最深刻的國家之一,中俄關系也走過了一段很不平凡的歷程。今年是中俄建交70周年,70年來,中俄關系歷經考驗,成為互信程度最高、協作水平最高、戰略價值最高的一對大國關系,當前,中俄關系更是走進新時代。


不過,當前全球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抬頭、國際體系和國際秩序遭遇挑戰的背景下,中俄關系面新的任務和新的挑戰,兩國將如何持續穩定發展?這對戰略價值最高的大國關系,又能為世界帶來什么?為此,《與世界對話》專訪了俄羅斯對外和國防政策委員會主席費奧多爾·盧基揚諾夫。


9b0b9cde6c135367dd8f82fab731a547.jpeg


美國讓全球戰略穩定風險增加


盧基揚諾夫一直以記者、編輯的身份,活躍在報道前線。在他帶領下,2002年創刊的《全球政治中的俄羅斯》雜志,已經成為俄羅斯最權威的外交政策和國際關系期刊;他還是最權威的俄羅斯老牌智庫之一俄對外和國防政策委員會(SVOP)主席團主席,并擔任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學術委員會主任,每年普京都會參加這一智庫年會、并與全球專家對話,去年的瓦爾代會議上,主持普京答問環節的,正是盧基揚諾夫。


作為俄羅斯知名國際關系專家,盧基揚諾夫對俄羅斯最大的鄰國--中國,也有著獨到的理解。在他看來,中俄兩國密切交往非常必要,這將有助于問題的解決。而中俄兩國之間良好的、建設性的關系,能幫助兩國順利度過當前國際局勢不穩定的時期。而這種不穩定的根源,則來自于美國。由于美國試圖擺脫各種限制,讓全球戰略穩定的風險上升。


0322f9b0e72b9129f5ec97774b689338.jpeg


中俄不結盟 合作更廣闊


今年7月23日,中國與俄羅斯兩國空軍在東北亞地區組織實施首次空中戰略巡航,中方派出2架轟-6K飛機,與俄方2架圖-95飛機混合編隊,在日本海、東海有關空域按既定航線組織聯合巡航。這一舉動備受關注。


除此以外,中國還會跟俄羅斯彼此還會參加對方的一些演習,對此,盧基揚諾夫認為,中俄兩國都不會致力于結成完全意義上的軍事同盟,雙方也都不提倡這一點。這能在考慮彼此利益的前提下,開展最大程度的協調,并能開展非常廣闊的合作。盧基揚諾夫特別指出,當前"安全"涵蓋了很多問題,雙方穩定的經濟增長也是安全問題。


77cf2381554da2a0bde112a5a1a70584.jpeg


一些推崇全球化的國家 如今卻在推崇"保護主義"


就在上周,中俄總理第二十四次定期會晤在俄羅斯圣彼得堡舉行。雙方共同見證了投資、經貿、農業、核能、航天、科技、數字經濟等領域十余項雙邊合作文件的簽署。在兩國簽署的聯合公報中還明確,將推動加強"一帶一路"倡議與歐經濟聯盟對接,在去年,中俄雙邊貿易額歷史性地突破1000億美元之后,中俄又給自己定下了2024年雙邊貿易額突破2000億美元的"新目標"。


盧基揚諾夫認為,中國兩國經濟形勢不同,但都面臨著來自美國的巨大壓力,這也是中俄兩國合作的重要原因,預計明年,美國和西方對于中俄兩國的這種經濟方面的打壓,可能只會加劇,所以中俄兩國需要探尋經濟合作模式,在中國、俄羅斯、還有一些非西方的國家,需要開展精準的合作。


盧基揚諾夫還認為,俄羅斯要重視與東方的關系,特別是亞洲,當前亞洲是世界最重要的部分,俄羅斯總統普京就提出了"大歐亞伙伴計劃",只有整體協調的發展,才能使中俄取得成功。盧基揚諾夫還批判一些國家不久前還在推崇全球化,如今變成了"保護主義"的領導者,這是西方國家利己主義的體現,中國在確保自身發展的同時,也要意識到西方國家的這一變化。


訪談實錄:


何婕:盧基揚諾夫先生您好,非常高興您能夠接受我們的訪問,我們一起來討論中俄關系。我們注意到在過去的六年時間當中,習近平與普京見面將近有三十次,而且中俄高層通過會晤、通話,或者是在雙多邊的場合會面等形式,可以說有著頻繁的互動。像今年六月份,習主席訪問俄羅斯期間雙方又有一系列的互動的安排。您怎么來解讀中俄關系的這種密切的程度?


盧基揚諾夫:中俄兩國之間的關系,在蘇聯解體之后,迅速得到了發展。當前,毫無疑問,兩國之間的交往非常頻繁,這非常必要,因為沒有密切的往來,我們既無法更好地增進相互了解,也無法明確哪些領域尤其值得關注。因為像這樣的兩個大國在互動交往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有一些復雜問題,我們交往越頻繁,越能更快地去解決這些問題。


何婕:那我們注意到現在國際經濟政治,可以說面臨著一個重大的轉型,那在這樣的一種國際背景之下,中俄關系又應該為推動整個國際局勢的穩定做些什么貢獻?


盧基揚諾夫:我個人感覺,目前來說,這個穩定可能只是我們向往的一個局面,自冷戰結束以來,我們曾有過一系列“錯覺”,(那就是)世界可以由一個國家或者一個國家集團所主導,但這沒有實現。目前占據主導位置的是另一種思想,即每一個國家應獨立解決自身的問題,(這是一種)“利己主義”的發展。我們注意到,每個國家都需要為自身的生存創造一個更為良好的外部條件,中俄兩國之間良好的、建設性的關系非常重要,能幫助我們順利度過(當前)國際局勢不穩定的時期。


何婕:是,聽得出來,您對于整個世界是否穩定其實有著不樂觀的判斷,您也說了其實在這個里面大國可以起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中俄之間的穩定也可以對整個世界的穩定做出他們的貢獻。所以接下來我們要關心非常受關注的這個安全的話題,就是中導條約。在中導條約這個問題上,美國率先退出,也讓整個世界都感到很擔憂。那俄羅斯是怎么來看美國退出中導條約這件事?這個事情對美俄之間未來的走勢會帶來怎樣的影響?您是怎樣來判斷的?對于整個世界的安全,它的影響又在哪里?


盧基揚諾夫:雖然說需要承認,上世紀中期所構建的、確保戰略穩定的模式,確實是需要更新的,需要調整,以適應最新的形勢。目前的形勢與當時截然不同,這需要我們進行認真的,不帶有偏見的談判和討論,但是這并沒有發生。相反我們看到,美國試圖擺脫各種對他們的限制,(全球戰略穩定的)風險自然會增加。


何婕:其實這樣的一種行為,它就等于是破壞了原有的一些格局,原有的一些國際秩序,這個也是給整個世界帶來了很大的影響。所以說到安全方面的話題,我們還關心中俄之間在安全領域的互動,我們知道過去的這些年來,中國跟俄羅斯彼此會參加對方的一些演習,您怎么來看待雙方在安全方面的合作?


盧基揚諾夫:我認為無論是中國還是俄羅斯,都不會致力于結成完全意義上的軍事同盟,因為任何一種同盟關系,都意味著為了盟友的利益,需要對自身自由作出限制,無論是中國還是俄羅斯的戰略文化中,都不提倡這一點,我們兩國都更傾向于自身行為的自由。所以我們談的并非“軍事同盟”,但在考慮彼此利益的前提下開展最大程度的協調,同時在有必要的時候,開展軍事協作,當然非常重要。(此外)由于當前“安全”涵蓋了很多問題,因為我們合作的空間非常廣闊,說到底,雙方穩定的經濟增長也是安全問題,以前我們往往對這一點重視不夠,現在這一點已非常明顯。


何婕:2018年都被外界是看作中俄之間的經濟合作的一個里程碑,因為雙邊貿易突破了一千億美元,所以有一種觀點是說,以前中俄之間政治合作比較熱,但經濟比較冷,現在是不是意味著經濟合作也要慢慢地起步,甚至要起飛?另外對于中俄之間的整個經濟合作,您有著怎樣的預判?


盧基揚諾夫:(盡管)中俄兩國經濟形勢不同,但都面臨著來自美國的巨大壓力,這一點我感覺也是我們兩國合作的重要原因,(估計)明年美國和西方,對于中俄兩國的這種經濟方面的打壓,只可能會加劇,所以中俄兩國需要探尋經濟合作模式(共同去應對來自美國的這種壓力)。(而且我認為)不僅僅需要一個經貿領域的合作,還需要有更深入的合作,來克服美國及其盟友所帶來的負面影響。現在一些國家的市場不再允許我們準入,而在那些我們可以進入的市場,在中國、俄羅斯,還有一些非西方的國家,我們需要開展精準合作。


何婕:這些年來,一直關心俄羅斯的朋友會發現,俄羅斯有一個變化,可以說一直被人們所關注,當然也有不同的意見,這個變化就是有人認為俄羅斯這些年來是在“向東轉”,但是也有觀點認為說,跟西方的關系才是俄羅斯內政外交的真正的關切。您是怎么來看待這樣的一個觀點的?您也曾經在不同的場合說過,俄羅斯的外交政策的重點應該轉向亞洲,那這又是為什么?


盧基揚諾夫:當我們談論“轉向東方”時,并不意味著我們就完全不去關注與西方的關系,而是說要重視與東方的關系。此前對這方面重視不夠,這點必須承認。當前亞洲是世界最重要的部分,(很多)重大的事件都會發生在亞洲,我們俄羅斯四分之三的領土都在亞洲,俄羅斯與亞洲大國相鄰,比如中國,而且不光有中國,所以這里不存在“是否需要發展與亞洲國家的關系”的問題,而是自然而然的。俄羅斯總統普京就提出了“大歐亞伙伴計劃”,只有整體協調發展,才能使我們取得成功。


何婕:其實作為一個國家來說,無論是東南西北各個方向的關系都非常重要。正如中國這些年提出的“一帶一路”的倡議,我們在倡導的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大家共同努力,來為整個人類社會來做出貢獻。那我們也注意到在過去的幾年當中,中國可以說在國際事務當中也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但我們也注意到,中國的全球化立場也有一些反對的聲音,您怎么來看待這種反對的聲音?您對中國有什么樣的建議?


盧基揚諾夫:(當前)世界(存在)一種奇怪的現象,一些國家不久前還在推崇全球化,而如今變成了“保護主義”的領導者,這一點非常奇怪,這也顯示出西方國家是相當利己主義的,他們推崇一些對他們有利的設想,而當這些政策對他們西方不利時,他們就改變了政策。中國,毫無疑問,是較好地把握了全球化機遇的國家之一,(當前)也需要考慮如何確保自身發展,要意識到西方政策已不同于以往,(所有的政策只是為了本國利益),而不關注他國利益。


何婕:是的,就像您所說的,在當今整個國際的政治經濟格局發生巨大變化的時候,我們需要對西方進行深刻的認識,也是重新的認識。所以,不管是中國,還是俄羅斯,其實都需要有極強的定力,來按照自己的方式、自己的模式去發展自己的國家,建設自己的國家。非常感謝盧基揚諾夫先生在莫斯科接受我們的訪問,謝謝。


盧基揚諾夫:謝謝。


(看看新聞Knews記者:夏鑫 陳彬 編輯:畢俊杰 黃濤 趙歆)

版權聲明: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