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與世界對話⑧|羅仕杰:十字路口的中美關系怎么走

看看新聞Knews綜合

2019-09-26 00:53:47

編者按:70年前,新中國成立時,世界有疑慮也有期待。70年后的今天,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各國的利益從未像今天這樣深度融合。


《與世界對話》專訪全球多位名人政要和各領域專家學者,共同探討崛起的中國如何與世界其它國家一起面對挑戰。


基·羅仕杰(左)


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四十本應不惑,但在中美關系中,卻出現了不應有的“惑”,貿易爭端綿延未息,甚至一些人還鼓吹“新冷戰”,宣揚和中國部分或者完全的脫鉤。中美關系再次走到歷史的十字路口,將會何去何從?


9月16日-17日,中美知名人士論壇在北京舉行,來自中國和美國諸多有識之士聚集一堂,圍繞如何推進中美雙邊關系展開對話。籍此機會,《與世界對話》專訪了美中跨太平洋基金會董事會主席、曾在老布什總統時代擔任白宮高級顧問的基·羅仕杰先生。


fd653be813882c9b711a947ac0056148.jpeg


“對于中美貿易磋商 我持謹慎樂觀”


中美貿易高級別磋商自去年開始以來,幾經波折,一度停滯。就在這個9月,又傳來消息中美雙方牽頭人將于10月初,在華盛頓舉行新一輪磋商。


對于即將開始的談判,在美國政商兩界有著深厚人脈的羅仕杰表示了“謹慎的樂觀”。誠然,中美之間競爭永遠不會停止,問題也可能不斷涌現,但交流永遠是最有效的方法。


他表示,“你不可能根據報紙頭條或者是來自第三方的信息來決定你將采取何種行動,很多問題,需要坐下來好好談談才能夠得到推進。而現在,雙方在會晤、在磋商,這本身就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作為共和黨內的資深活動家,羅仕杰透露,明年五月前后,他們將在美國舉行一場會議,繼續從非政府層面推動中美雙方的對話,包括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都會參與,共同推動問題的解決。


273c73bc5a2cd9184a026a2a4e6c2c49.jpeg


中美有很多事比貿易逆差更重要


根據美方統計,2018年,美國對華貨物貿易逆差接近420億,這也是美方一直宣稱的所謂美國在雙邊貿易中“吃虧”的根本理由。


而在羅仕杰看來,盡管分歧存在,中美同樣在很多領域有著美好的合作前景。比如,在教育、農業、科技、大氣污染治理和全球氣候應對方面,中美雙方的合作,不僅能夠互利互惠,也能給全球的發展繁榮,帶來積極的影響。


而更重要的是,中美在戰略上同樣互相需要。羅仕杰直言不諱地指出,如果沒有中國的幫助,也許美國無法與朝鮮方面建立順暢的溝通渠道,推動朝鮮有關問題的解決。


也正因此,近年來,美中跨太平洋交流基金會,頻繁奔走于中美之間,希望能夠把這些交流中接收到的正面信息,如實傳遞給美國政府。


同時,羅仕杰也提醒,自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之后,美國就成立了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對中國經濟的發展密切關注。事實上,中方也必須意識到,對于雙邊貿易不平衡的關注,不僅是共和黨或者是特朗普的問題,而是民主黨、共和黨的共同關注。理解這一點,中美之間的談判,成功的可能性還是非常大的。


訪談實錄:


何婕:Rogich先生下午好,非常感謝接受我們的訪問。


羅仕杰:很高興見到您。


何婕:你看中美之間的貿易磋商一輪一輪的,大家認認真真的去談,談出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結果,那我們知道新一輪的磋商在十月份就會開始,您對這一輪的磋商遲什么樣的期望?比如說是樂觀還是不樂觀?


羅仕杰:這么說吧,我對此感到謹慎樂觀。我認為,雙方在會晤、在磋商就是一個積極的信號,而且據我所知之前雙方就十分接近達成協議,接下來事態會有一些積極的進展。當然這些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但是我還是感到謹慎樂觀,我認為我覺得我們可以做成一些事情。


何婕:我們知道中美經貿摩擦畢竟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您是怎么來看待美中之間的競爭的,而對于接下來中美關系的走向您會做出怎樣的判斷,因為我想兩國之間的關系,不僅是經貿方面的合作,其實還有很多領域的合作,您是怎么來看未來的走向的?


羅仕杰:我認為競爭永遠不會停止,它會一直存在,只要有聰明的人努力工作,試著讓他們的國家占據優勢。我認為我們雙方互相的了解越深入,越是將對方的信息傳遞回各自的國內,我們就會越發意識到我們必須要共存。這不僅僅是為了美國和中國,我們為了世界也要能夠共存。如果中美之間有重大問題,會對全世界都產生影響。這一點我們雙方都清楚。接下來,對于某些對我們兩國都有益處的方面,我們會加強共享。比如說,在醫藥方面,美國是世界醫藥研究的領軍者,為阿爾茨海默病、癌癥等疾病找到了治療的方法,這一點我想大家都同意;這些成果應當與中國人民分享。


何婕:您有一個身份,就是中美跨太平洋交流基金會的主席,可以說這些年您是親眼見證了中國發生的巨大的變化,我們也注意到最近這些年美國國內確實有些聲音,他們對于中國的崛起,感到有一些擔憂的,您怎么來看待這樣的一種美國聲音?


羅仕杰:我覺得這個其實只是搏眼球的一種說法,有些人喜歡制造事端,不管是在美國還是在其他地方都是這樣。我想與我們這些人相比,普通美國人民可能對中美之間的文化差異不太了解。中國是有五千年歷史的古國,美國只有250多年歷史,因此會有很大的差異。美國是個其他民族的大熔爐,而中國的文化,對于經常到訪中國的人來說,包括我在內,只要我們理解了中國文化,會讓我們的工作容易很多。


何婕:就像您說的,可能中國非常悠久的文明和文化,也需要更多的被其他人所理解,就像中國一直有一個詞叫和而不同,盡管你跟我不一樣,但是我非常包容你,我可以跟你這樣互相尊重的存在,我想這樣的一個理念,可能也可以讓很多美國人感受一下,所以接下來就是一個新的時代,中美兩個都是大國,和平共存對整個世界來說都非常非常重要,那我也很想聽聽您的觀點,中美未來要實現一個新的交往方式的話,他的關鍵在于哪里?


羅仕杰:交流永遠是最有效的方法。你不可能根據報紙頭條或者是來自第三方的信息來決定你將采取何種行動,你需要有能夠坐下來好好談談的領袖才能。我們來這里也正是為了好好談談,而且我們也將繼續這么做。明年在五月前后我們將會在美國舉辦一場會議,繼續我們之間的對話。而且這一對話,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都會參與,這樣大家就能意識到,這不是一個黨派的問題,這是一個雙方之間需要全面解決的問題。我想中方理解這一點,中方知道我們雙方之間確實是有一些分歧的。另一方面呢,這些問題是可以解決的,我想好的因素要遠超不好的因素。對于過去三天我們與中方會晤達成的成果,我感到很有希望,很樂觀,對于未來我就更加樂觀了。


何婕:這次我們知道您來中國的行程非常滿,看了一下您的議程,在這個議程上都是在跟中國方面的人,在就中美兩國如何構建良好關系展開討論,我也很想知道這樣的一種傾聽對兩個國家之間的交流有多重要?


羅仕杰: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我們大家都要認識到我們必須要和平共處,其實美國人民是比較喜歡中國和中國人民的。當年我在老布什政府中工作的時候就意識到了這點。老布什一直強調中美關系的重要性。而且我想中國人民也是喜歡美國人民的。所以,盡管兩國存在分歧,盡管有42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這是我們需要解決的一個問題,但是我希望我們能夠化解分歧。我想最終我們會意識到,有很多更加重要的事情,我們必須要合作才能取得成功。


何婕:您也說到其實有很多美國人民也非常喜歡中國,也了解中國,就像您對中國也很了解,在這個時候我們有效的去傳達一些信息非常重要,您剛才說在貿易方面,美國有不同的理解,中國有中國的理解,所以我們特別想知道這樣的一種,我們特別想知道這樣的信息如何傳達到美國政府?


羅仕杰:我們在這里所說的,也會原樣告訴美國政府。你也知道,我們兩國之間有分歧,但我們同樣在很多領域有不少可以攜手合作的美好事情。在教育機構里,有多少出色的年輕人來到美國最好的一些大學中深造。在農業方面,我們知道人都要吃飯,那么對于美國生產的糧食,我們希望能夠找到對雙方都有利的安排;在科技方面,我們知道自然會存在競爭關系,因為雙方都有非常聰明的科研人員,但中美也會共享科技成就,這是對全世界有益的;我們在大氣污染的治理和應對全球變暖的問題上也有著共同的愿望。當然,中美在戰略上同樣是互相需要的。比如說,如果沒有中國的幫助,我想美國是無法與朝鮮方面建立順暢的溝通渠道、解決與朝鮮有關的一些問題的。這一點我們也已經意識到了。但是說到底,我想我們都得出了同樣的結論,那就是中美兩國之間如果能友好相處,會有非常好的前景,而且過去四十年的歷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因此理應對中美關系有積極的看法。這就是我們將帶回美國的信息。


何婕:那我們知道在中美貿易這個問題上,美國方面比如說加征關稅一次又一次,比如說提出了很多次,這樣那樣的禁令,我覺得這個還是會有相當大的影響,也讓我們注意到其實美國國內有不同的聲音,所以很想知道像你們了解到的,你們發出的比較理性的聲音,在美國國內的接受度會是怎樣?


羅仕杰:中美之間是有一個貿易不平衡的現象,我想中國人民也開始意識到這個問題,而且政府中也開始談論這件事。但是我覺得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是大家要理性。我們不可能一夜之間就解決這個問題,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磋商才能了結。我覺得我們雙方是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的。我們組建的這個委員會,而且是兩黨委員會,可以讓中方意識到,這不僅是共和黨或者是特朗普的問題,而是民主黨、共和黨兩黨都關注的問題。這樣的關注不會憑空消失的,我覺得,在大家都能夠理解這點的基礎上,我們談判成功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看看新聞Knews記者:楊龍躍 編輯:畢俊杰 郝苗苗 蔡晨藝 王仲 趙歆)

版權聲明: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新聞

關鍵字:中美關系貿易摩擦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