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水下·你未見的中國⑤:又見白鶴梁

《水下·你未見的中國》項目組

2019-10-04 22:30:58

1994年12月14日,三峽工程正式動工。至今,它仍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利發電工程。大壩下閘蓄水之后,湖北、重慶兩省有6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淹沒。


萬州,重慶市轄區,2/3的土地隨之浸入水下。萬州水陸交通發達,因“萬川畢匯”而得名,因“萬商云集”而聞名。一千多年的歷史,讓許多萬州人對于水下的老城念念不忘。


090.jpg


一支鉛筆,一塊橡皮,一沓紙,一個攤。每個月,將近70歲的王新生和崔炳星都會選一天,在萬州城內找個地方,坐上半天。他們不是賣物件的商販,也不是什么算命先生,他們,只收集回憶。一幅幅精致的水筆寫生,反復涂改的手繪地圖被攤在桌面上,總是能引來不少的圍觀。



他們在退休后有一個宏大的心愿,要把記憶中的老萬州城畫下來。鐘鼓樓、卵石灘、萬安大橋、百步梯,兩位老人已經積累了一百多張素描圖,還原了70多條街道。糧店在哪兒,副食品店在哪兒,電影院在哪兒,過去生活的場景越來越清晰。


把記憶畫下來,這是一場集體的鄉愁。


091.jpg


攝制組詢問兩位老者,萬州是否遺存著值得拍攝的水下古跡,我們愿意替他們下水探尋。然而遺憾的是,老人們告訴我們,為了保證三峽的通航安全,老萬州的建筑物都被要求炸毀填平。左翻右看,只想到在相對偏遠的五梁鎮上,有一座規模較小的清代古橋被沉于水下,叫作五梁橋。


五梁橋,位于長江支流苧溪河上,曾是萬州郊縣人去城里趕集、辦事的必經之路。在一座巨大的高速路橋下,是一條窄河,五梁鎮的居民指出了石橋大致的位置。


然而,水質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好,大顆粒的懸浮物在燈光的照耀下變得明顯。折騰了兩個小時,石橋才被找到。兩旁的橋體已經被淤泥覆蓋,只有中間部分的橋拱還完好無損。“五梁橋”三個字,清晰可見。




時光悠悠,轉眼三峽工程已經完工十多年,激流險峰變為了高峽平湖。水底家園,時光顛倒,波浪重疊,幻夢一場。無數巴蜀名勝古跡永久地留在了江中。不過,也有些記憶,在時代的浪潮下,卻幸運地被保留了下來。


距離萬州兩百公里外的涪陵。十五年前,這里曾開展過一場浩大的工程。經過這場歷時10年的工程,最終誕生了世界上第一座水下博物館——重慶白鶴梁水下博物館。


白鶴梁原本是長江中一塊普普通通的天然石梁,因早年常有白鶴群集梁上而得名。它常年淹沒于水中,順江而臥,每逢枯水季,才會露出水面。



唐廣德元年,時人在梁上刻上石魚以記錄當時的枯水水位。后人習以成俗,在此記錄水文信息。至1963年,這里共刻有石魚18尾,題刻165段,其中與水文有關的題刻有108段,記錄了唐代以來1200余年間,72個年份的枯水水位資料。葛洲壩和三峽水利工程的建設都曾以此為依據。而白鶴梁,也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譽為保存完好的“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


除了水文題刻,黃庭堅、王士禎等文學大家也曾在此振筆揮豪。“元符庚辰涪翁來”,看似寥寥幾筆,卻讓不少后人研究了一輩子。而明朝涪陵太守黃壽所刻的:“節用愛人心,胡為有不同”,更是告訴為官者,只要愛民,無論豐欠,百姓都能過上好日子。于是集結著篆隸行楷草,甚至蒙古文的石梁,也因為書法精湛、文章精彩而成為中國古代書法史、歷史編年和悠悠中華文明的最直觀見證。



因而,這樣重要的文物如何在三峽大壩落成前得到有效保護,成為了當時的重大課題。2000年前后,各種方案陸續被提出:水下雙層保護殼、排水高圍堰、就地保存異地陳展、切割轉移就近重建……


若原址保護,巨大水壓如何解決?若切割轉移,是否可能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壞?若暴露在空氣中,石梁會不會迅速風化殆盡?如果建造一個密閉的水下保護體,三峽大壩一旦落閘蓄水,白鶴梁所在的位置最大水深將會逼近40米。那么水下建筑的外壁每平方米最大將承受50000公斤重物所產生的壓力,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釀成重大事故。


092.jpg


在那時的技術條件下,沒有一個方案能令各方滿意。水下的文物保護工程更是在世界上沒有任何的先例。沒有成功的案例可以被學習和參考。白鶴梁博物館前副館長黃德建回憶,關于白鶴梁保護方案的論證、爭吵持續了整整10年。他一度認為,這漂亮的石梁可能終將被淹沒江中,沒救了。


搶救白鶴梁的轉機出現在2001年2月24日。那一天,白鶴梁保護方案進入最后一輪評審。這之前,“在岸上建造復制品進行展覽”的方案已得到大部分人的贊同。正當所有人覺得一切即將塵埃落定之時,現場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葛修潤,卻提出了異議。他堅持,文物應當原位保護,原地保存。


他提出的,是一個“無壓容器”的概念。



如果在水下保護體上打上小孔,那么,內外水體就會連通,哪怕水壓持續升高,保護體依然可以做到安全無虞。利用這一原理,葛修潤提出,設計一個巨大而堅硬的保護殼,將白鶴梁中段罩住。保護殼內注滿水,并通過管道與長江水連通,使內外水壓基本一致。


同時,水,還能成為白鶴梁題刻天然的保護介質。



如今的白鶴梁水下博物館,從地面上看是一個三層的橢圓形建筑。與眾不同的是,它有兩根圓柱形的管道,通往江心。游客們乘坐3分鐘的電動扶梯,便能一睹位于水下40米的珍貴遺跡。不間斷的水循環讓石梁周遭的水清澈透明,保證游客能夠看得盡興。


當我們的潛水員鉆入保護體中,用攝像機近距離地對準這些石刻的時候,那真的是一場跨越千年的對話。


(來源:《水下·你未見的中國》項目組)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